乌鸡白凤丸当“抗艾”药骗了闺蜜64万女子获刑

2019-06-21 作者:美食   |   浏览(171)

  新京报讯(记者 刘洋)十几年来王女士一直以为自己身患艾滋病,并常年从闺蜜翟某手中买昂贵的“抗艾”药物,但12年过去她才发现这是个骗局,闺蜜用廉价的乌鸡白凤丸骗了自己,她根本没有艾滋病。新京报记者今日(1月30日)从北京市三中院获悉,法院认定翟某12年诈骗金额达64万元,维持一审裁定,判处翟某有期徒刑10年,罚金5万元。

  根据朝阳法院的一审判决书,2006年至2017年11月,被告人翟某在朝阳区等地,虚构王女士患性病事实,向其贩卖乌鸡白凤丸、妇炎洁等药品,并谎称可以治疗其疾病,王女士共计向其交付64万余元。后翟某被抓回归案,法院查封其名下房产一处。

  据王女士回忆,2004年她来京打工时认识了翟某,两人一起租房,关系非常亲密。2006年,王女士意外怀孕,翟某作为闺蜜陪她到医院进行了流产手术。术后翟某再次陪王女士到医院检查时,抽完血后,拿着化验单带着自己行色匆忙离开。回到出租屋内,翟某告诉王女士,抽血化验单显示王女士患了艾滋病,如果被医院扣下就难以脱身,所以带着王女士匆匆离开。

  听到“化验结果”,王女士立刻被吓到,翟某说她认识治疗艾滋病的人,可以帮忙搞到药。随后,在长达十余年的时间里,王女士不断地从翟某手里购买昂贵的“抗艾药物”,并保守这个秘密不敢告诉其他人。

  事实上,王女士并未患艾滋病,她吃的也不是昂贵的抗艾药,而是十几块的乌鸡白凤丸。翟某供述称,她就是想从王女士手里骗点钱,于是制造艾滋病谎言后,买乌鸡白凤丸撕掉标签,以1500元一瓶的价格卖给王女士,她还买妇炎洁洗液,告诉王女士那是抗艾洗液。每个月,王女士都要服一瓶药和使用两次洗液,不仅如此,翟某还告诉她病情不断恶化,药也越卖越贵。

  为了买药,王女士生活越来越拮据,经常拖欠翟某钱,终于在2017年10月,她开口向表姐借钱3万,让表姐起了疑心。在表姐逼问下,王女士承认患了艾滋病,表姐陪同她去地坛医院检查后,才戳破翟某的谎言,随后两人报警。

  经审理,朝阳法院一审认为,翟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被害人钱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结合诈骗开始的时间、药品价格等被害人陈述和被告人供述,可以印证翟某的实际诈骗数额为64万余元,故对翟某及其辩护人的意见不予采纳。翟某不服上诉。

乌鸡白凤丸当“抗艾”药骗了闺蜜64万女子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