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劳

2019-08-20 作者:烟酒   |   浏览(92)

  广东江门的古劳镇被誉为“中国的威尼斯水城”,听闻其静怡美好、湖光水色遍布,实在是令人神往。

  到了古劳,入眼便是一片绿色。嫩绿、浅绿、石绿、草绿……溶溶的绿色映衬着柔柔的水波,让人忍不住心神一荡。有风吹过,清新的荷香便掠过了鼻腔。“深处种菱浅种稻,不深不浅种荷花”。举目可见一大片的荷,粉嫩盈盈,依着水波半露不露、欲开未开。沿着石板路缓缓而行,我和好友都不自觉地保持着安静,生怕惊扰了这些水上的精灵。晃眼一过,蓝天碧水,白云悠悠,依稀可见撑船的青年在“画船听荷眠”,真真是让人羡慕得紧!

  古劳家家户户几乎都是“孤岛”一般的存在,家家户户都以水相隔。枕河而居,依河成街,咫尺往来,皆须舟楫。我们放好行李,便迫不及待地要去水上赏这荷花的美态,赏这古劳的恬静风光。这里似乎永远都不缺少船只,来来往往的游船在碧色的水波中晃悠闲逛,我们在岸边问好价格,便租了一艘船向藕花深处前行。

  撑船的是位慈祥的老大爷,他撑船时慢慢悠悠,一点也不急躁。我们恰好也喜欢这种缓慢的节奏,坐着小船,闻着荷香入古劳,好像走进了木心的诗里。我们坐着船时而穿过悠悠翠竹,时而路过苍苍古榕,时而惊醒了水上的野鸭子,时而搅乱了水中鱼儿的觅食……风吹莲动,碧绿的荷叶卷起了千层的波涛,怎一个美字了得!怪不得这里有“三百亩荷花竞秀,数千只白鹭齐飞”的美誉。

  此时的我与荷花挨得如此之近,与它对望,便成了风景里的一部分。我们有意停留在这儿看看采莲的盛景,老大爷也不催促,便用渔网在河中打捞小鱼小虾。一位采莲的姑娘在我们临走之际还赠了一束荷花,那粉白的花瓣上还遗留着小小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十分迷人,就像古劳的水,澄澈而热情。

  “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流进了月色中微微荡漾,弹一首小荷淡淡的香,美丽的琴音就落在我身旁……”不知谁唱起了这首《荷塘月色》,我和好友们相视一笑,都跟着哼唱了起来。荷香悠悠,岁月静好,直至离开时,我内心里仍是一片澄澈。我回头望了一眼,红粉荷花温柔含笑,实在是美哉!美哉!

  广东江门的古劳镇被誉为“中国的威尼斯水城”,听闻其静怡美好、湖光水色遍布,实在是令人神往。

  到了古劳,入眼便是一片绿色。嫩绿、浅绿、石绿、草绿……溶溶的绿色映衬着柔柔的水波,让人忍不住心神一荡。有风吹过,清新的荷香便掠过了鼻腔。“深处种菱浅种稻,不深不浅种荷花”。举目可见一大片的荷,粉嫩盈盈,依着水波半露不露、欲开未开。沿着石板路缓缓而行,我和好友都不自觉地保持着安静,生怕惊扰了这些水上的精灵。晃眼一过,蓝天碧水,白云悠悠,依稀可见撑船的青年在“画船听荷眠”,真真是让人羡慕得紧!

  古劳家家户户几乎都是“孤岛”一般的存在,家家户户都以水相隔。枕河而居,依河成街,咫尺往来,皆须舟楫。我们放好行李,便迫不及待地要去水上赏这荷花的美态,赏这古劳的恬静风光。这里似乎永远都不缺少船只,来来往往的游船在碧色的水波中晃悠闲逛,我们在岸边问好价格,便租了一艘船向藕花深处前行。

  撑船的是位慈祥的老大爷,他撑船时慢慢悠悠,一点也不急躁。我们恰好也喜欢这种缓慢的节奏,坐着小船,闻着荷香入古劳,好像走进了木心的诗里。我们坐着船时而穿过悠悠翠竹,时而路过苍苍古榕,时而惊醒了水上的野鸭子,时而搅乱了水中鱼儿的觅食……风吹莲动,碧绿的荷叶卷起了千层的波涛,怎一个美字了得!怪不得这里有“三百亩荷花竞秀,数千只白鹭齐飞”的美誉。

  此时的我与荷花挨得如此之近,与它对望,便成了风景里的一部分。我们有意停留在这儿看看采莲的盛景,老大爷也不催促,便用渔网在河中打捞小鱼小虾。一位采莲的姑娘在我们临走之际还赠了一束荷花,那粉白的花瓣上还遗留着小小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十分迷人,就像古劳的水,澄澈而热情。

  “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流进了月色中微微荡漾,弹一首小荷淡淡的香,美丽的琴音就落在我身旁……”不知谁唱起了这首《荷塘月色》,我和好友们相视一笑,都跟着哼唱了起来。荷香悠悠,岁月静好,直至离开时,我内心里仍是一片澄澈。我回头望了一眼,红粉荷花温柔含笑,实在是美哉!美哉!

古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