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梦般启示:你怎能确定你的生命不是一场

2019-08-10 作者:娱乐   |   浏览(132)

  1937年洛杉矶的一家人就面临着这样一场拷问,当他们痛苦地得知自己以及连带他们所生活的那个逼线年的程序员运用

  这是1999年5月28日在美国公开上映的虚拟现实影片《异次元骇客》(又被译为《十三度凶间》,以下简称为《骇客》)中一个催人泪下的桥段。虚拟现实中的洛杉矶这家人具有了自我思考的充分意识,他们起初不认为自己所在的世界是虚拟的,从不怀疑自己对家人的爱是一场空幻。影片中有这样一句台词:“真实的世界,只存在人们的想像之中。”

  这部影片的导演是约瑟夫·鲁斯纳克,演员是克雷格·比尔克、格瑞辰·摩尔、阿明·缪勒-斯塔尔,导演和演员都名气不大,且影片投入成本不大。而同年上映的同类影片中,有大制作的《黑客帝国》,导演是安迪·沃卓斯基,主演是基努·里维斯,都赫赫有名。因此在《黑客帝国》的光芒下,《骇客》的知名度很弱。

  打上奇幻、惊悚、科幻、悬疑、爱情多个标签的《骇客》,从故事情节上来看,应该是完整流畅的,但有些繁复,与《黑客帝国》虚拟与现实直接交融不一样的是,《骇客》的虚拟空间是层层递进,很像10多年以后的虚拟现实影片《盗梦空间》。也有人说《盗梦空间》的创意即来自《骇客》。

  在《骇客》影片中,创造了1937年洛杉矶的1999年程序员卷入了一场凶杀中,他在追凶过程中,最终发现自己所在的1999年的世界,竟然是2024年程序员所创造出来的虚拟世界。这也是影片中那句绕口的台词所揭示的——“制造者的世界(我们通常的日常现实),制造者虚拟的世界,以及虚拟世界的存在者自己再次虚拟出的世界。”

  凶杀案是2024年程序员所一手操纵的,他还连入到1999年,直接追杀1999年的那位程序员。当然,故事的结局,皆大欢喜。2024年程序员的妻子,本片女主角美丽善良,也连进了1999年,阻止丈夫的杀戮,最后,她凶残的丈夫被1999年虚拟世界的警察所杀死,也就是说其思想被毁灭了。最后她把1999年的程序员,其实也就是他的思想,带到了2024年他丈夫的驱壳中,两人开始幸福地生活着。

  女主角有这样一句台词:“从一开始我便开始留意你了,你的仁慈,你的正直,未见到你之前,我已爱上你。”

  影片中还有这样一句台词:“人人皆有能力靠自己进入自由的了悟领域,而所谓的真相、真理或道,都指向同一境界。”

  仔细品来,影片隐含了哲学家笛卡尔的那句名言“我思故我在。”他的话曾被这样阐释:“当我怀疑一切事物的存在时,我却不用怀疑我本身的思想,因为此时我唯一可以确定的事就是我自己思想的存在”。

  笛卡尔曾这样描述自己的哲学理念的缘起:“一切迄今我以为最接近于‘真实’的东西都来自感觉和对感觉的传达。但是,我发现,这些东西常常欺骗我们。因此,唯一明智的是:再也不完全信眼睛所看到的东西。”

  公元1641年,笛卡尔在《形而上学的沉思》中认为,人通过意识感知世界,世界万物都是间接被感知的,因此外部世界有可能是真实的,也有可能是虚假的。他这样写到:“我怎么能否认这两只手和这个身体是属于我的呢,除非也许是我和那些疯子相比?那些疯子的大脑让胆汁的黑气扰乱和遮蔽得那么厉害,以致他们尽管很穷却经常以为自己是国王;尽管是一丝不挂,却经常以为自己穿红戴金;或者他们幻想自己是盆子、罐子,或者他们的身子是玻璃的。但是,怎么啦,那是一些疯子,如果我也和他们相比,那么我的荒诞程度也将不会小于他们了。”

  而近两千年前,庄周就提出了“庄周梦蝶”这一类似的哲学思考:“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文字见《庄子·齐物论》。

  这段文字被译为:“过去庄周梦见自己变成蝴蝶,很生动逼真的一只蝴蝶,感到多么愉快和惬意啊!不知道自己原本是庄周。突然间醒过来,惊惶不定之间方知原来是我庄周。不知是庄周梦中变成蝴蝶呢,还是蝴蝶梦中变成庄周呢?庄周与蝴蝶那必定是有区别的。这就可叫作物、我的融合与变化。”

  后来,唐人李群玉在《半醉》诗中写道,“渐觉身非我,都迷蝶与周。何烦五色药,尊下即丹丘。”

  答案是不知道,因为虚拟现实技术正在使虚拟的世界变得栩栩如生起来,而这一切不过是人的一种想法。

  本文作者姜洪军,著有《极客:改变世界的创新基因》、《乔布斯和他的对手们》、《雷军: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微软王朝危机》、《中国互联网商业英雄列传》、《对话新锐CEO》等图书。邮箱:

  点击“提交”后,我们会向您的邮箱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请按照邮件中的提示完成操作。

人工智梦般启示:你怎能确定你的生命不是一场